Skip to main content

Posts

Featured

分裂

似乎漸漸地成為一個淡漠的女子。

交際時面露微笑,言辭謹慎的自己;與友人交談時說七分話,保留三分的自己;與他述說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時,直言不諱的自己;一個人沉思時,極容易陷入黑暗的自己。

一個人究竟可以分裂為多少面呢。

我們為得到利益,想盡各種心計,立場與立場之間的互相來回拉扯。

曾經以為可以一起並肩的人,後來卻發現那隻不過是逢場作戲。很多事情的發生,並不是因為是你,而是世間本就炎涼,所有因與果都在循環。

我堅信,我們每個人最終都逃不過對自己的審判,視乎你願不願意與自己坦誠而已。總是需要過了很久很久,時過境遷以後,你才會看見越來越清晰的輪廓。又或是在某一個失眠的深夜裡,你會被過去糾纏,被那些名為愧疚、委屈、不忿的負面情緒腐蝕,直至體無完膚。

只是隔天,你又需要回到自己熟悉的世界奮鬥。這樣的破壞與重建,一直都在持續的發生。

黑與白從來都太膚淺,更多的是灰色。

然而,走過荊棘,才知道要學會磨利刀刃。儘管最後會落得滿身傷痕,仍是要成為堅韌的女子。

Latest Posts

死 寂 .

輕 時.

生 活 在 真 實 裡 .

如煙而已。

你 的 陌 生 卻 是 他 人 熟 悉 的 日 常 .

行 走 的 最 終 目 的 是 為 了 找 尋 歸 宿 .

極 致 , 以 後 .

海 .

Persistence .

你曾是少年 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