生 活 在 真 實 裡 .

只要有人見證著我們的行動,不管我們願不願意,我們都會或多或少去順應那些盯著我們看的人,於是我們做的事情就沒有一件是真的了。——《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輕》

潛移默化。

我們不願意改變的,一直都在改變。

我喜歡和純粹的人說話。只有在彼此雙方的利益不會衝突之下,才會有純粹的連繫。純粹並且真實。

那些在喉嚨裡燃燒的話語,對於傾訴與理解的渴望,只能依靠閱讀與書寫表達。它們賦予我力量。一如極度飢餓時尋獲食物,於是狼吞虎咽。

如煙而已。

輯一: 歲(碎)月



行走時,能夠學習自律與獨立。從收拾行李到行程規劃,這些看似簡單的舉動,做起來一點都不簡單。需要耐性以及經驗的累積,從而在無形中逐漸的影響生活的每個部分。

我改不掉的急躁性子,後來會如流水般,偶有急流,而終究會落到寂靜的地方緩緩而下。有些無能為力的事情讓我學會 go with the flow.

準備去香港的前一個星期,K 在香港,他說那裡瓢潑大雨,廣播報著三號風球。我原以為我正前往著一個暴風雨的城市,卻也沒想到抵達的是陽光明媚的鋼骨森林。

走著走著會忽然想起新加坡。想起大學那些日子,一點一點的就這麼過去了。穿梭在擁擠,周而復始的庸碌人潮裡,我路過了一個又一個面目表情,背著不相同的故事的人們。

一年前,我曾憂心自己會成為勞碌人群裡的一部分,過著只有工作的日子。而今,我卻身處於這樣的冰冷裡,窺視著從前那個天真的自己,以靜默的姿態擦身而過。

我們終究抵不過歲月的衝擊,如煙而已。





輯二: 自己




才發現這些年來我都習慣了一個人體驗生活。說起購物以及女子之間的情誼,我都習慣了一個人去發掘又或是體驗。這樣不太好,不善於分享。漸漸的,不管去到了哪裡,我所準備的,我所顧慮的,都只有我自己。我常被他說我自私,大概也就是這個原因吧。

我不太喜歡依循在網絡上瘋傳的清單『去……必到的地方/必吃的美食/必買的手信』。我喜歡探索。喜歡隨意的走進一家陌生的餐館,點一份餐點,默默的吃。結果是驚喜或是失望,這又如何,這就是生活啊。以陌生的方式去體驗陌生的生活,將自己拋向未知,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。也不見得就必須要循著其他人所給予的方向行走。


後來也不太喜歡買手信,我是自私的,我不想要有任何背負又或是來自於他人對我的期待。於是漸漸的,我不買鑰匙圈又或是物質類的手信物,只在回程的時候捎一些零食。手信的意義也只有自己知道而已,對其他人而言並沒有被賦予任何意義。




輯三: 要去更遠地方



會在夜半時忽地醒來。睡夢裡,我置身在另一個國度,細細地探索著生活。醒來時這裡下起滂沱大雨,我卻睡不回去了。

行走時一次又一次的放逐自己,去探索未知以及生命裡各種人事物的可能性。我想要的不過是一場樸素的探險。乾淨的,毫無雜念的,能夠引人深思的。不斷的將自己拋向陌生的地方,一點一點堆疊起面對未知的勇氣。也許會走錯一些路,甚至會迷路,只要找到了自己的方向,縱使慢一點,也沒關係。

會一直一直這樣走下去。只有這樣,才不會讓自己只沉浸於物質當中。只有這樣,才不會讓年輕歲月留白。只有這樣,才能夠看得更遠。也只有這樣,適時的離開自己的圈子,才能讓自己看清,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麼。








你 的 陌 生 卻 是 他 人 熟 悉 的 日 常 .


你 的 陌 生 卻 是 他 人 熟 悉 的 日 常 。


Dear S,

我想我們都太在乎別人口中評價的我們,在乎得失心瘋。這是最耗力而無意義的拉鋸賽。

待在陌生的景色裡時,忽地有所頓悟。離開了熟悉的圈子到往陌生的地方去時,對於其他人而言,你不過是平凡的——一如其他陌生人一樣——背著故事的路人而已。我們都不曉得對方是誰,你可以活成你自己的樣子。然而那些仍守著在舊圈子裡的人,久而久之也會忘了他們曾經所議論的一切。每一個人都在以不經意又或是不自覺的方式前行。

那我們的糾結,會硬生生地將我們拽到他人用口舌所塑造的泥潭裡,越是掙扎越是深陷。

S, 有好多事情是需要放手的。你執著的時候,會下意識的緊握拳頭,你已經習慣了那一種疼,你渾然不知。而你卻會在某一個失眠的夜晚裡,忽然驚醒,告訴自己這樣不行,你必須要放手了,否則你會周而復始的沉溺在這無止境的自怨裡。

S, 你明白了嗎。我們其實都沒有錯。我們都在以獨有的方式生存。我們都在以各個形態滋長。你只需要在乎,最終,你會不會依循著自己所期望的方向成長。

我們要勇敢。S, 你聽見了嗎。







行 走 的 最 終 目 的 是 為 了 找 尋 歸 宿 .

輯  一  :  行  走






不太喜歡將出國遊玩稱為旅行,習慣性的說成是行走。總覺得含義比旅行更深。

行走時,尤其是搭巴士又或是捷運,很輕易的就會陷入思緒。憶起自己工作了一年,遇見形形色色的人們,聆聽他們身上背著的故事,一篇一篇。他們讓我對未知感到好奇,並且充滿期待。

這一年裡,換了兩份工作,從懵懂、焦慮、徬徨、不安、直至升職加薪的喜悅。然而迄今為止仍是學不會隨遇而安,經常遇事便會毛躁起來。起初接到客戶投訴,內心會慌張。某天卻想起在一次與某個人談話時,我因無法完整表達自己的想法而感到沮喪,可對方卻溫柔地對我說『沒關係,慢慢來,你想好了再說也可以。』

一直以來,我都覺得我的表達能力存在著一種無形的障礙,無色無味,卻侵入骨子裡。而她的這句話,讓我安撫好自己的情緒,緩緩地先梳理自己的思緒以後,思路逐漸清晰起來。周而復始的,雖然仍會毛躁,但能夠做到淡然面對。

讓我覺得,這件事情其實也沒有想像中那麼困難,常常會被『想像中』絆倒,以至於在爬起身子的那霎那會覺得,前方的路大概也是佈滿絆腳石而躊躇不前。真正的絆腳石,是自己的想像力。





輯  二  :   歸  宿



我偶爾會想起我結識的那位伊朗女子, M. 她眼裡有著我所嚮往的堅毅與任性,那一種任性,是可以義無反顧的。

我一直相信我們所遇見的每一個人,包括讓自己不喜歡的,都存在著無法言說的一種緣分。我覺得他們的身上都存在著我們自身的一部分,或巨大如石或細小如蟻。如缺角的瓦片,讓我們拼湊(又或是摩擦),迸起了各式各樣的火花。這也正是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最迷人的部分。

我與 M 的個性相似,卻也存在著極大的差距。

我曾以為她會一直待在這個國家,她是那麼的喜歡安逸的日子。她曾說,她愛這裡,卻又有著非離開不可的理由。她在這裡生活多年,卻沒有辦法得到一個確切的身份。對於這一點,我一直認為她所傾向的結局會有所不同,可她後來的決定讓我無法不佩服她的勇氣。

和她道別的那日,與她擁抱後,我凝視她因作下抉擇後寬心的笑靨。我原以為我已對離別感到麻木,而我卻異常的,感受到自己的眼眶發熱。你所在意的每個人,都會那麼無可避免的觸動到你心裡的一部分,這份情感你只需要對自己赤誠以待就足已。

最末,我對她說『記得等我哦,三年內我一定會到紐西蘭找你。』

這句話更似是我與自己的約定。

每一個人最終都會找到自己的歸宿,也許它不如預期,卻讓人心安。在這一切之前,若深陷迷霧,等待的同時請不停地往前行走——不要回首。必須要勇敢,要堅定,要義無反顧的走下去,才能攀爬上高峰,望向最綺麗的景色。

我總是這樣警惕自己。





極 致 , 以 後 .

痛到極致的時候,你會自然而然的放下執念。

在那之後,你的內心是雲淡風輕的。

偶爾會掛念,就如蜻蜓點水,卻再也不會泛起巨層的波瀾。